公告1:新的活动开始啦,首页广告位招商中,100元/月 公告2:需要投放广告,发广告贴的商家联系QQ 2252360214 3:禁止重复发帖和商业广告,一经发现,封号处理! 想发广告帖的商家联系QQ2252360214

民宿 人才 交友 旅游

公告1:新的活动开始啦,首页广告位招商中,100元/月 公告2:需要投放广告,发广告贴的商家联系QQ 2252360214 3:禁止重复发帖和商业广告,一经发现,封号处理! 想发广告帖的商家联系QQ2252360214
查看: 27|回复: 0

若耶溪上的野鸭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122

主题

122

帖子

576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576
发表于 2019-10-6 14:21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若耶溪上的野鸭
      
   
    天边隐约有些朝霞,若耶溪上蒸腾的晨雾像轻纱一样缥缈朦胧。喜爱打挺的小鱼和忙着捉鱼的野鸭一齐忙碌起来。小鱼打挺的时候总是离野鸭远远的。只有那些不谙事的,才会在敌人面前卖弄自己的才能,结果往往是连自己也一同卖了去,成了野鸭的美味早餐。
    有些野鸭并不喜欢在河中心捕捉这些撒欢的小鱼。这毕竟有点儿费劲。他们愿意在河岸边浅滩的浮泥里吃些田螺、河蚌什么的。运气好的时候,也能吃上小鱼小虾。他们一般不敢到铺着大长条石的河岸边去。这些地方常常有人淘米择菜,洗衣浣纱。
    只有大羽和小翠不同。他们专门到这些铺着条石的岸边,在劳作的人前优雅地游来游去。他们常常能吃到人们剖鸡杀鱼时扔掉的下水,那味道也不比整条鱼差。
    小翠一开始也不敢到这种地方来。因为有人的地方都很危险。是大羽坚持要来,小翠拗不过他,才提心吊胆地跟了来的。大羽是小翠最喜欢的野鸭了。他们新婚燕尔,甜甜蜜蜜,如胶似漆。在小翠眼里,大羽做什么都有他自己的道理,做什么总归不会错的。在结识她之前,大羽就已经在这个地方闯荡很久了。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危险。他总是比别的野鸭勇敢。这是小翠最引以为荣的。至于大羽为什么爱到这种危险的地方来,仅仅是为了出风头呢?还是为了吃那些不费力的鸡肠,小翠猜不出来。问大羽,大羽也不肯说。
    大羽不能让小翠知道他来这里的真正原因。他每天早早地到这儿来,觅食是一方面;另一方面,说出来真不好意思,就是喜欢看浣纱的姑娘。每当长纱在水中摇曳的时候,大羽总是游得近近的,追逐着纱巾嬉戏,还时不时支楞着头,呆呆地望着浣纱女出神。
    小翠最讨厌有人浣纱。一到这个时候,大羽十有八九会把她甩到一边,快速地游到浣纱人的跟前,离得那么近,仿佛一伸手就能把大羽抓走似的。小翠总担心大羽出事,每次都寸步不离地跟着。岸上的人经常对他们指指点点,有时候还扔块小石头什么的。开始小翠每次都吓得一头扎进水里,到老远的地方才敢探出头来。一看,大羽还在岸边若无其事地玩呢。小翠又害羞,又生气。她慢慢游回大羽身边,责怪他既不关心自己,也不体贴他人。大羽却哑着嗓子,大大咧咧地说:“没事儿!这些人跟咱们闹着玩儿呢!”
    今天岸上没有人浣纱,只有一个老妇人吃力地用棒槌捶打着衣物。浑浊急性白癜风的碱水翻着泡沫流到小翠和大羽的跟前。他们连忙躲开了。这种水的味道很怪,喝下去有点烧胃,不舒服。小翠忙着在浮泥里找吃的,大羽却一直昂着头,一副若有所待若有所失的样子。小翠钻下翻上,忙碌了好大一阵,扇扇翅膀,觉得吃得差不多了。她冲着大羽喊道:“我吃饱了,回去吧。”喊了几声,大羽却像是没听见,自顾自地在水中挺着头,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岸上。
    小翠不高兴了,游过来撞了一下大羽:“想什么呢!?呆头呆脑的,我喊你呢,你没听见?怪不得人家都叫你笨鸭子!”大羽这才醒悟过来,说:“对不起,你说什么?”小翠说:“我吃饱了,想回去了!”“白癜风早期症状哦,吃饱了。”大羽张张嘴,老半天才说出下半句,“我等一会儿再走。”“你等谁?”小翠用犀利的目光扫了大羽一眼。大羽没在意:“不等谁。”“不等谁?”小翠说,“不等谁老待在这儿干啥呀!那咱们走吧!”大羽把头一扭:“着什么急呀!你看雾气还没有散,还早着呢!”
北京哪家治疗白癜风比较好
    小翠生气道:“我就知道你开始讨厌我了。你当我不知道!前天你和小红在一起嘀嘀咕咕,好象有说不完的亲热话。我都看见了。哼!”大羽吃了一惊,回过头来说:“你胡说些什么呀!小红是谁?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小翠恨恨地说:“你还装蒜!前天你和她在一丛茂密的芦苇旁,头挨头,嘴对嘴,说得那么开心!”大羽茫然地问:“到处都是茂密的芦苇,你说的是哪块儿啊?”小翠说:“你少给我装糊涂!就是那个水面上露着三根枯木桩的芦苇丛!”“哦 北京公立白癜风医院  大羽垂头丧气地跟着小翠往回游,边游还边回头看看岸上的人。洗衣服的老妇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,岸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。大羽心中怅然若失。小翠则满心欢喜,一路上有说有笑。
    游着游着,大羽觉得脚下无力,肚子里“咕咕”地直叫唤,这才想起来一早上只吃了两只小虾。他停下来,对小翠说:“我还没吃呢。”小翠嘟着嘴,说:“那么久你在干什么?!行了,你去吧,我在这儿等你。”
    大羽游回岸边,开始找吃的。今天运气不错,不一会儿就翻出一条泥鳅。大羽和泥鳅搏斗了一阵,一仰脖,把泥鳅咽了下去。大羽满意地伸伸脖子,又一头扎进泥里。等他再次钻出水面,发现小翠在跟前。大羽问:“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小翠撒娇地说:“我在那儿孤零零的,无聊死了!”
    大羽继续找食物。小翠在一旁看着,有时候也把长长的嘴巴扎进泥里找一番。大羽因为饿极了,不停地吃着。不知不觉就有点撑着了。他张开翅膀,“嘎嘎”地叫着,对小翠说:“我吃得太饱了,歇一歇再走吧。”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河堤上走下来几个浣纱女。她们一人端着一只圆圆的浅底竹筐。竹筐里的白纱像河上的雾气一样朦胧缥缈。大羽目不转睛地望着她们来到条石上,放下竹筐,把一条条长长的轻纱抖散在晨风里,飘荡在流水中。大羽兴奋极了。他连忙去追逐摇曳不定的纱巾。小翠喊道:“喂,你干啥去?等等我!”
    他们在水里欢快地嬉戏着。岸上的浣纱女用手对他们比划着,那样子开心极了。大羽只玩了一会儿,就停下来抬头看今天这些浣纱女。这些面孔他都熟悉,那些姑娘对这两只野鸭也很熟悉。他们之间有一种默契和融和,一种彼此的关爱和温情。然而,浣纱女们想不到的是,眼前的这只色彩斑斓的野鸭竟然对她们怀有爱慕之心。
    大羽看着浣纱女们脸上灿烂的笑容,以为她们也钟情于自己,脸就不自觉地红热起来。好在有羽毛的遮挡,谁也看不出来。他不知道姑娘们对他说说笑笑,仅仅是觉得他伶俐可爱,并没有别的意思。
    这是一种很奇怪可笑的情景。一只野鸭在水里怔怔地望着一群嘻嘻哈哈的少女。少女们的天真烂漫让野鸭浮想联翩。虽然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想了些什么。
    小翠玩得起劲,过了好大一会儿,抬起头,看看大羽离自己有点远,就喊道:“呆鸭子,楞在那里干什么?快来玩儿啊。”大羽答应了一声,身子没有动,仍旧呆呆地望着岸上。小翠游到大羽的面前,正要说话。猛然一支从浣纱女身后急速射出的箭,“噗”地一声穿进了小翠的身体。小翠只喊了一声,就说不出话了。大羽吓得一激凌,扑楞楞拍着翅膀飞出老远才停下来。回头看看小翠还漂浮在水面上,一个背着弓箭的人正下水要去捞。浣纱女们嘻嘻哈哈,笑声不断。大羽向岸边游去,悲愤地大声嘶喊着。姑娘们用手指着大羽,越发笑得开心。水里的人拉满了弓,“嗖”地对着大羽就是一箭。箭杆在离大羽很近的水里快速地插进去。大羽长鸣一声,猛烈地拍打着翅膀,飞得无影无踪。
    浣纱女们再也没有见过大羽。她们都责怪那个弓箭手。现在野鸭们都远远地躲在河中心,没有哪个敢到岸边来冒险。浣纱女们感到有些失落。她们时常谈论起那一对野鸭,特别是那只毛色鲜亮的野鸭,呆头呆脑的样子,真叫人开心呢。
     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