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1:新的活动开始啦,首页广告位招商中,100元/月 公告2:需要投放广告,发广告贴的商家联系QQ 2252360214 3:禁止重复发帖和商业广告,一经发现,封号处理! 想发广告帖的商家联系QQ2252360214

民宿 人才 交友 旅游

公告1:新的活动开始啦,首页广告位招商中,100元/月 公告2:需要投放广告,发广告贴的商家联系QQ 2252360214 3:禁止重复发帖和商业广告,一经发现,封号处理! 想发广告帖的商家联系QQ2252360214
查看: 15|回复: 0

你是那一束逆光而来的温暖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122

主题

122

帖子

576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576
发表于 2019-10-9 03:11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夜已至深,窗外早不见灯火斑斓。拈灭点点猩红,拾起脑海里三千年前的凌乱画面,让我为你讲述那一场倾城爱恋。
前言
【为情伤】
过了残年,一瞬又是樱花时节。
我独倚窗前,观鱼小憩,回廊曲折萦绕,芳草萋萋,碧水长流。
我生来就不知双亲是谁,幸遇婆婆怜悯,将我留入家中收养。并为我取名落颜格,待及笄之年,怜我纵有倾国倾城之貌,上门提亲者,贫富竟皆无一人。
那时我方知晓,婆婆精通巫蛊之术,虽时时有人重金相请,但心底,他们对巫婆是心存唾弃之意的。谁都知道落颜格是巫婆养成,谁敢娶进家门,定遭人鄙夷。唯婆婆与我心知,我自幼只攻琴棋书画及女红,对于巫蛊之术,从无接触。
婆婆时常心怀愧疚的望着我,哽咽不能成言。
我却以笑脸相迎,婆婆,颜格伴你终身,如何?
我笑着笑着,心中迅速荒芜了一片。
谁知上天怜我,有莫白癜风是由于什么引起的氏太君文陨祖母将我纳入眼中,文陨父母至孝,唯太君之命是从。当日太君只说,将落家颜格许配于我孙儿文陨,可好?二老面露难色,说那落颜格虽貌美贤良,但终是巫婆所养。若习得巫蛊之术,家中岂有安宁之日?老太君怒不可赦,将滚烫的一碗清茶佛到了地上,紫沙壶倾刻之间碎成粉末,水珠四溅。
若不是落婆婆的法术,为娘命已休矣。尔等不思回报,就知和旁人一样冷眼嘲讽。况且,我问明落家婆婆,颜格确未曾习过巫蛊之术。你们不择良辰吉日老太君怒不可赦,将滚烫的一碗清茶佛到了地上,紫沙壶倾刻之间碎成粉末,水珠四溅。
老太君一闹一哭,莫家就敢着把我娶进家门。
文陨品貌清秀,我心悦之。
初时太君在世,时时怜我护我,公婆夫婿皆能以礼相侍。不及一年,太君仙逝,办完丧礼,公婆对我不再相问,文陨也渐渐生出厌恶之意。
久之,风闻文陨常涉足艺场是非之地。我心凄婉,原来文陨,亦是只知悦色,不知钟情之辈。
然而,相伴一载有余,竟有休妻之意。我心不能释然。他放浪形骸,我空房独守。每每婆婆前来看我,我必然笑脸相迎,数尽闺中乐事。婆婆却好似能直视我的心思。她盯着我看,泪簌簌滑落,落儿丫头,是婆婆害苦了你,可怜你受我声名所累。
婆婆为我烦忧,后于半月后些世。
我心悲恸,自婆婆过世,莫家更无顾及。文陨怜新弃旧,另许鸳盟。
我心戚戚,虽知彩云易散,月不常明。是我愚笨,如何治疗白癜风呢将痴心错付,勘误一生。但文陨,你实在不该欺我无依。
我绞着丝帕,将手指勒的生疼。
十日之后,莫家纳妾。我躲于屋里,跪拜于婆婆牌位之下,痛声哀哭,柔肠寸断,往日容颜,刹那间碎于无形。
终究,我还是离开了莫家。
【费思量】
那个大雨磅礴的午夜,我跌跌撞撞的走进了一片茂密山林,经一夜的淋雨,加上身体虚弱,我晕倒在那片森林里。
醒来后,我已躺在柔软的床上,盖着名贵鲜艳的绸缎。桌边备满了充饥的美食,也有暖胃的酒。点点滴滴,细致周到。
这时耳边传来了一阵优雅婉转的笛声,我挣扎着起来寻声望去,那是一位白衣翩翩的少年。
我盯着他呆呆的望去,视线突然变的模糊,瞬间被绝望的孤独包裹,孤独又化作另一片凄凉,这凄凉幻化为滴滴血泪,从我心中流淌而出。
姑娘你醒了蒽。我猛得回过神来,轻声应到。请问姑娘叫什么名字?小女子,落颜格。请问恩公你呢?白衣少年温雅一笑,他笑的时候,仿佛一朵在春风里摇曳的花。他接北京中科癜风医院好嘛着说,落颜格,娟秀典雅,是个好名字,我叫莫小樱。
莫小樱那笑容的确好看,带着些傻气,干干净净的,像落入凡间的星子。
颜格,你喜不喜欢樱花?蒽,喜欢呀那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好不好?当我踏入后山的花园,顿时我以为进入了仙境。那一刻,时间顿时停住。漫天飞舞着樱花,轻灵飘逸,美的耀眼。
颜格,你知道樱花为何如此美丽吗?那是因为樱花吸取了亡者的魂魄,所以才会开的如此艳丽。
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突然怀念起婆婆来,念着婆婆那般怜爱我,却一朝化为尘土,我欲奉养也情无可归,眼中霎那间涌出泪来。
【意难忘】
我在哭的时候,樱一直静静的站在那,眼神那么哀婉,我不知道他是否也在思念。那日回去后,樱就暴病,病的离奇,百医无策,我默默陪护身边,看樱日夜憔悴,心如火焚。一日我正在熬药,樱挣扎起床,唤我过去,我急于奔跑,竟把汤药全部泼洒于地上,我委屈的低头哭了起来,他笑了笑,显得那么苍白无力,颜格不要自责,只是我身子骨近日实乃不争气,白日还略好些,夜间就病重几分,吃了多少药也不见好转,连你受累。
我偏过头去,终是掉了好些泪。
接着樱花庄上几乎所有百姓皆染怪病。我一时之间成为不祥之人。后有人得知,我是落巫婆所收养的丫头,众人谴责,逼我用巫蛊之术解救大家,我一再辩解,我不曾习得巫蛊之术。他们愤怒拂袖而去。翌日将我绑于柴木之上。准备一把火将我焚烧掉。我心死如灰,颓然束缚在那,准备烧我之时,忽闻一声,你们把她放了,樱竟爬着来看我,他的身后拖着长长的血迹,我泪扑扑落下,樱,你为何那么傻,当初何苦要救我,如今是我害了你,我是不祥之人,是我害了大家,你又苦来看我?
颜格,不许你这么说,你是无辜的,你不应该白白的牺牲,我们所有人的病并不是因你而起,而是后山那个樱花树。
一时间,众人迷茫,樱字字顿顿的说,颜格你还记得我告诉你樱花为何开得如此绚丽吗?记得,你不是说因为因为樱花吸取了亡者的魂魄,所以才会开的如此艳丽吗?其实,樱花并不只是吸取亡灵的魂魄才会开得如此艳丽,它还会吸取我们活人身上的精元,才会开得如此繁茂。         





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